您的位置: 滁州资讯网 > 游戏

宁小闲御神录 第96章 覆禹鼎的神妙

发布时间:2019-09-24 17:37:00

宁小闲御神录 第96章 覆禹鼎的神妙

它原地楞了两息,突然迈动三条小短腿,噌噌跑到宁小闲身后,颤巍巍地拉长了音调:“女主人,救我!我以后就是你的了!”

“救你?”她懒洋洋地伸出自己的纤纤玉指,“我只是个凡人,没有资格救你啊。”

“有资格,有资格的!”炉子一迭声道,“长天大人既然将我赐给了您,那我以后当然就听凭您的发落了!您想炼什么丹,咱就炼什么丹;您想把什么人砸成肉泥,咱就把他挤成肉饼子。”

炉上的老虎眼巴巴地望着她,这生死存亡的关头,也顾不上什么尊严了。宁小闲看了它一眼就差点破功笑出声来,你说你堂堂一个猫科动物,学人家小狗摇什么尾巴啊?

“你还能砸人?”她汗了一下,这炉子的前主人真有想象力啊,拿炼丹炉打人?

“能,能!”穷奇拍着胸脯道,“怎么说我也是一件高端大气上档次的极品法器啊,老主人打架都用得着我。您只要把我祭出去就行了,我负责把对方一屁股坐死!”

差不多了吧?她瞟了一眼长天,他原本就定定地望着她,见她眼神移了过来,才把手中的玄冥神火掐灭。

“你的老主人遗骸也在这神魔狱中。你不去拜谒一下?”虽说是疑问句,他的话中却充满了不可忤逆的气势,“第一层。你自己上去吧。”

穷奇也很有眼力价,急速地飘远了,哪敢说个不字?

长天长长地叹了口气,对宁小闲道:“你可有话要问我?”上古之时,他的确纵横九宵,沾染了两手血腥。虽然他从不认为自己做错过。却不愿让她因此心存芥蒂。

“嗯――”她拖长了语调,状若思考,“有的!等一下开始试炼易容丹怎么样?”

长天显然微微一愕。宁小闲心中惬意,能看到他露出这种表情的机会不多哦。“你不想问我以前……”

她出言打断了他,干脆俐落:“不想!那跟我有半毛钱关系么?我认得现在的长天就已足够!”评判善恶的标准原本就模糊

宁小闲御神录  第96章 覆禹鼎的神妙

,何况他是神兽啊,她怎么能从人类的角度来要求他?

退一百步来说,即使以前的长天做过很多坏事,可他已经在神魔狱中呆了三万年了。不是三年,不是三十年。而是整整三万年日复一日地忍受痛苦的煎熬,再有滔天的罪孽,也该洗刷干净了吧?人家被判无期徒刑的犯人,坐牢不也是为了赎罪么?

她不是卫道士,不是迂腐的老夫子。对于他。她只有心疼和不忍,却绝不可能厌恶与反感。因此她认得现在的长天就已足够。这个高傲却温柔、偶尔和她闹闹别扭的英俊男子。是她在这个世界唯一的倚靠。

长天也从她眼中看到了坚决。他微微扯动嘴角,想笑出来,结果却说:“也好。你也该见一见覆禹鼎的威力了。”他顿了顿又道,“至于它的忠诚度,你不用考虑。当时铸造这鼎时也加入了我的精血,它是万万不敢背叛原主人的。”他早已看出。这丫头特别缺乏安全感,此事还是提早声明的好。

覆禹鼎虽然是一只聒噪的丹炉,但炼丹的本事却真不是吹出来的。它的第一项本事,是能够精确地计量药材的数量和重量。原本炼丹师抓药全凭手感。长天现阶段着重训练她的也就是这一项。但有了覆禹鼎之后,哪怕只有十分之一铢的差别,它都能精确地判断出来。就算比不上地球的纳米秤,却比人手要精准百倍。

药材的比率越精准,成丹率越高,丹药的效力也越好,这是无庸置疑的。

覆禹鼎的第二项本事,是强大的模拟能力。无论何种丹药的炼制,只需要将最完美的过程在这炉中演示一遍,它从此就可以牢牢记住,并且依葫芦画瓢炼制出来。炼制宁小闲掌握的这几种低级丹药,只需要在炉中加入药材,然后提供薪柴给它就行了。无论是炼丹、成丹,它都可完美自控。

而对于需要使用本命真火来炼制的仙家丹药,虽然火候仍需主人控制,但覆禹鼎需要的丹火品质更低、耗量更省,也能及时向炉主人反馈鼎内的炼制情况,提高成丹率……总而言之,在宁小闲看来,这货就是炼丹炉当中的计算机,精准、死板,但复刻能力强大,只要设定好了程序就能自动运行,同时还能和主人保持互动。因为就连长天都不得不承认,炼丹其实就是一项枯燥、乏味并且重复劳作的技能,否则覆禹鼎的原主人也不会费心费力去铸这么一只鼎来节省人工了。

有了这只鼎,宁小闲的炼丹生涯一下子就减负了。下一阶段的炼丹要靠丹火来完成,她还不到那个时候。因此现在她可以拨出更多时间来练习《导引诀》和搏命术了。

覆禹鼎变回原形之后,比她原本使用的青铜鼎体积还大上许多,厚重伟岸,显示出不可动摇的气势,真有几分仙家宝鼎的味道。这家伙大概有好几千斤重吧?她这才相信覆禹鼎的原主人会用它来应敌,这么大一只鼎丢出去,确实能将身形瘦弱的敌人压成肉泥。

不过现在这只鼎正在苦着脸啃柴火,一边抱怨枯枝硬木太难吃了。“可怜我堂堂一只仙鼎,从来没有吃过这样的凡火。呕――竟然还有泥巴,这味道糟糕透了!”

她正努力调匀自己的呼吸,哪有空去管它?今晚,第十一式也炼成了。当她从第一式连贯练完第十一式时,全身的骨胳突然发出轻微的爆裂声,一股热力游走于全身,使她仿佛浸泡在温泉之中。《导引诀》终于练至小成了!

浑身汗出如浆啊。她慢慢坐倒,筋疲力尽地喘着气,汗珠子滴到黑石地板上,只存在几息就化于无形――包括神魔狱在内,几乎所有法器都拥有自洁功能,真让她羡慕不已。待呼吸稍定,她还得打水洗澡去。

长天今天却没打算放过她,伸手一招,倒在墙角的稻草人站了起来。

宁小闲大惊,捂住胸前的衣物轻呼道:“你……你要做什么?!”

长天:“……”

这丫头惯会作怪!他努力板着脸道:“你今日导引诀小成,此时又是旧力已尽、新力未生,正是练习体术的最好时机,不要浪费了机会。”

稻草人迈步走到中央,摆出一个起手式,却是她此前从未见过的。“这是什么起手,哨子没摆出来过啊?”她狐疑道。

结果对面那帅哥伸出右手,食指轻轻一挑,稻草人一“刀”照着她面门就劈了过来。莫看伸过来的只是一根树枝,那可是瞄准她眼睛去的,这要扎中了也是致命伤啊。她急急低头避了过去,冷不防稻草人提起右腿,毫无花俏地踢中她的腹部,直直将她踹了出去!

好疼啊!她差点吸不上气,痛得眼泪都要流出来。稻草人却不给她喘息的机会,一个大步冲了上来,再次发招。宁小闲咬着牙翻身跃起,用出哨子传授的箭步,险险躲开了几下。这种步法是哨子多年研习的心得,讲究见机行事,用起来身形犹如鬼魅,无论是出其不意伤敌还是一击不中远遁,都有极好的效果。她被稻草人屡次逼迫,用出这箭步时心中反复计议,步伐走得越来越流畅。

这太不对劲了,哪怕是哨子出手,也没有这种直截了当的凶狠狂暴啊。“你对这稻草人做了什么,怎么出招这么狠?”她好歹在闪避空隙抽出点时间,开声质问道。

“你已经看惯了哨子的招式。我就不再用他的招式给你喂招了。”长天淡淡道,“从今日起,你的对手是我。”

纳尼?听着这话她一个走神,被稻草人重重击在腰中,一股又酥又疼又痒的感觉扩散开来,令她很不淑女地呲牙咧嘴。心中却有一股寒气直冒上来。

她抽空看了长天一眼,果然见他右手抬起,修长的手指如撩拨琴弦,拢、捻、抹、挑,说不出的风|流潇洒。那稻草人便依着这指挥棒的节奏,划出各种不同的招式来,每一招都直指要害,却不浪费半点力气,可谓法度森然、杀气腾腾。

“傻丫头,你以为哨子这套体术只有你学懂了么?”长天的俊颜微微一哂,“搏命之术,小技耳。看过一遍也就会了。”一法通,万法通。他的战斗经验何等丰富,哨子的本事只使了一遍,他就摸到了其中的窍门。此刻和宁小闲对搏的,其实已是长天自己了。他正是要将自己的心得体会,慢慢传授给她。

这却不是说她的悟性太差。只是两人的起点实在相距过大,好比数学家拿到命题之后的解题速度,自然是要比普通人快上几十倍甚至几百倍不止的。这却是胸襟、见识、经验和功法之间的差距,轻易弥补不上。

她有苦说不出。面对这稻草人时,她只觉得自己像惊涛骇浪中的一叶小舟,只能苦苦支撑,还随时都有倾覆的危险。话说她这还是第一次与长天交手。她如今见识渐长,觉出这人看起来虽如同冰山般冷酷骄傲,但举手投足间却充斥着狂暴、凶狠和不可一世的气势,想来这就是深刻在他骨子里的神兽天性所致。

眼看稻草人手上的树枝又再撩来,她手里再也无一丝气力了,只好闭目等输。不过想象中的疼痛没有到来。

那树枝轻轻拨开了她额前的湿发,长天温和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:“今天的练习结束。你做得很好,休息吧。”(未完待续。。)

哈尔滨治疗睾丸炎方法
攀枝花白癜风
鹰潭牛皮癣医院
潍坊东方银屑病研究院好医生在线
天津安琪妇产医院医院电话号码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