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 滁州资讯网 > 体育

阿拉德之剑 第一百七十六章 各方反应

发布时间:2019-09-25 22:52:14

阿拉德之剑 第一百七十六章 各方反应

威尔斯的午后茶会结束了。

但关于这位圣塔岛伯爵,却才开始在法罗湾的上流社会里掀起一阵颇具传奇色彩的漩涡。

有人推测,圣塔岛伯爵以前应当是一名年轻的冒险者,之后偶然获得了遗迹中的强大传承,这才能够以不到二十岁的年纪,一跃成为令人敬畏的强者。当然,遗迹中的金钱、装备、技能等肯定也是一样都不少,否则,他又如何能够出手如此阔绰?

也有人推测,圣塔岛伯爵肯定是某个大家族的后裔,此次前来法罗湾,不过是在家族庇护下外出历练,至于那强大无比的个人武力,自然是因为这位年轻的伯爵天赋出众,且家族传承强大。

还有人推测,这位圣塔岛伯爵,其实就是西海岸人,只不过幼时家族被灭,于是在外流浪,之后得到了名师指点,又获得大笔遗产,一番际遇之后,这才回到法罗湾来。而他回来的目的,则是为了向当年的仇家报仇雪恨

各种各样的传闻,各种各样的推测,一时之间,如同雪片一般在法罗湾富人们的茶会、晚会、舞会甚至是小范围的私人聚会之中传播。

这些传闻中有的得到了一定的认可,还有的则被斥责为胡说八道,另外有一些则被严令禁止,以免引起被传闻对象的不快。

但无论传闻是正面的还是负面的,总之,如今,这位一击秒杀了虚祖先锋将军,又随手便拿出价值两百万的灵魂晶石,既富有又强大,且年轻而英俊的圣塔岛伯爵,已经成为了各大海事家族的焦点。

不少家族,甚至已经开始考虑,是否能够通过联姻的方式,来榜上圣塔岛伯爵这棵好乘凉的大树。

而对于一向令人深恶痛绝的包办婚姻,这一次,上流社会的名嫒淑女们却举双手赞成,不少人更是开始了明里暗里的竞争

阿拉德之剑  第一百七十六章 各方反应

至于曾被誉为法罗湾明珠的那位西尔维娅·云浪小姐,这一次却成为了众人嘲笑的对象。

虽说云浪家主依然一如既往地溺爱自己的女儿,但毕竟,来自长辈的庇护不可能每时每刻都存在。别家的茶会上,舞会上,或者是平日的各种社交活动中,这位大小姐都可以感受到针刺一般的视线。

原本她的任性和蛮横就得罪了许多人,那辆红色的马车更是闯过无数祸事,如今,既然有了机会,人们自然会报复回来。

几天下来,这位曾目中无人的大小姐在吃了无数明嘲暗讽之后,唯一的选择,竟然只剩下了闭门在家里暗自伤神,虽说还没到蒙头大哭的程度,但日夜咬牙切齿地诅咒米狄却是绝对少不了的。

当然,比她惨的,大有人在。

比如,那位曾经打算踩着米狄上位的虚祖使者。

“在狮心道场中授课三月么?”一个沧桑沙哑的声音,在寂静的房间中响了起来。

“是的,老师。”流风惭愧地答道,头都不敢抬起来。

在他的对面,端坐着一位须皆白,穿着一身练功袍的老人。这位老人,便是虚祖国十万禁军的总教头,也是流风的老师,更是此次出使西海岸的带队者。

流风虽然贵为虚祖使者,不过其实只是明面上的棋子罢了,既然这位老人暗中也已经来到了法罗湾,专断之权自然握于他手中,又怎么可能交给一个年轻而锋芒毕露的小将军?

而很显然,老人此刻并不满意。

因为他引以为傲的弟子输了,而且输在一招之间。

“菲艾么”这位禁军总教头呢喃了一遍米狄的假名,沉思良久,最后,才终于抬起头道,“既然输了,也好,对你来说,也是个教训丨原本,以你捅出的这种漏子,我当免去你的职务,立刻遣返你回国受罚,不过,正所谓失败乃成功之母,既然那位伯爵先生要留你在这里三个月,我虚祖又怎么能够轻易食言?你便借此机会留下吧。”

听到这句话,流风才终于如释重负地喘了口气。总算,为了履行米狄的约定,他反而能够留下来,虽然只有短短三个月,不过这段时间里,他未必不能将功赎罪

需知,狮心道场乃是近距离观察了解对手的好地方,若是能够抓住一些细节,那名圣塔岛伯爵的真实身份与目的,或许便能够得到手中。

似乎看出了流风心中的盘算,老人却是叹了口气,又道:“不要去想那些乱七八杂的事情。”

“可是……”流风想要说些什么,却被老人凌厉的眼神给堵住了喉咙。

“你此去狮心道场,只要专心传授气功师技巧就可以了,好歹,这也是传播我虚祖国名声的一条途径,且正大光明。”老人冷声道,“至于其他的,那位伯爵先生既然能够一招秒了你,又主动出邀请,难道还会没有防备么?可不要再节外生枝,否则连我都救不了你”

经老师这么一指点,流风这才恍然大悟——

既然那个人在毫无准备铺垫的情况下,便能够一击毁掉自己的所有铺垫和准备,那等进了狮心道场,在他的地盘上,自己又怎么可能是他的对手呢?

亏得自己还想要将功赎罪,再去打探什么信息,一旦被现,恐怕真的会被对方的手段玩弄到无法翻身了。

想到这里,流风的后背,不禁渗出了一阵冷汗。

与此同时,当虚祖的一老一少终于安分下来的时候,法罗湾的富人聚集区内,真罗道场富丽堂皇的本部中,身为真罗道场主持的银白女性,也在书房中仔细阅读着关于狮心道场这位年轻长老,如今的圣塔岛伯爵的第一手资料。

而那位如同巨人一般的重装骑士,也一如既往地站在她的身前,如同一头忠实的猎犬那样,等待着来自女主人的命令。

“这家伙,还真是毫无破绽。”看完了这份资料后,银白女性,眼中闪过冷冷的寒光。

这段时间里,虽说真罗道场保持着低调,从未和米狄正面对抗过,但是帝国炼金术师公会旗下的暗杀者们,可是活跃得很。

可以说,除了米狄刻意掩饰的那几次以外,他所有的公开出行,都有帝国暗杀者盯梢追踪,一旦现破绽,短短几分钟内,那些强大的刺客便会立刻设下埋伏,直接将米狄击毙。

然而,到现在为止,在米狄来到西海岸的这四个多月时间里,这些专业的暗杀者,竟然连一次出手的机会都没有找到

不仅如此,米狄甚至可以说,让这些暗杀者感到非常“难受”。

因为很多时候,虽然没有破绽,但是却有许多模棱两可的机会放在那里。

这些机会中充满了各式各样的可能性,然而,却也饱含着各种各样的危险,不少可以设伏的契机,若是多想一想,也很可能是一个个陷阱,一旦真的做出布置,反而有被一打尽的可能性。

面对这种机遇与危机并存的机会,就算是一向铁石心肠的暗杀者们,也难以做出抉择。

不过最后,银白女性总算解决了这个问题,她下达了一个命令——没有七成以上把握,绝对不要出手。

所以,这些五五开的机会,便全都被放弃了。

也因此,迄今为止,这些活跃的暗杀者们,在这长达四个多月的追踪中,甚至连腰间的刀柄都没碰过一次。

而他们暗杀的对象,却似乎根本没有受到任何妨碍,依然在不断壮大自身的实力,如今随着这场午后茶会圆满地落下帷幕,在将那位虚祖使者当成是踏脚石后,圣塔岛伯爵的名声,可以说在西海岸已经达到了人尽皆知的地步。

也难怪,此时此刻,看着手上的报告,一向沉稳谨慎的银白女性,也会出这种不甘的叹气了。

“这帮暗杀者太没用了,根本没法指望。要我说,反正现在这边的兵力也差不多了,还不如把那些眼睛里只有钱的海事家族,和这个什么装模作样的圣塔岛伯爵,一起全部都宰了”那名如巨人般的骑士,终于忍不住再一次杀气腾腾地开口说道,末了还用戴着铁手套的双拳对碰了一下,顿时,古色古香的书房里迸开了一片刺眼的火花。

这一次,面对这种激进的言论,银白女子并没有再斥责这名暴力倾向十足的手下。

因为如今,在尝试过各种方法后,她现,自己似乎真的没有别的选择了

而且更重要的是,她的手上,如今多了一张强大到难以想象的底牌,所以,哪怕是米狄这样的对手,也无需再有所畏惧。

既然如此,那还何必周旋下去,不如以最强横的方式,直接打破目前的平衡

想到这里,银白女子心中终于下了决定,说道:“传令下去,让我们秘密制造的那些龙骨战舰做好准。再过两个月,便是西海岸最大的盛世‘海王祭,,届时各大海事家族乃至是道场主持都会出席,我们便利用那个机会,一举拿下整个西海岸。”

“是,大人”巨人般的骑士,立刻行了一个军礼,兴奋地答道,接着他想了想又补充道,“是不是让真罗道场的那些部队也全都出动比较好?”

“没有那个必要,让他们封锁海岸即可,至于海上,还不需要动用到这些人。”银白女子摇了摇头,嘴角却露出一个充满自信的笑容。

“难不成……”骑士突然想到了什么。

“没错,我会请怀斯曼·纽顿老师亲自出席海王祭有那位大人在,无论是西海岸这些杂碎也好,或者是如今上蹿下跳的那个圣塔岛伯爵,都只有俯称臣一条路可走”银白女子冷声说道,那双眸子也瞬间变得无比锐利,如同出鞘的匕一般,闪着令人生畏的寒光。

噩梦之手,怀斯曼·纽顿。

帝国炼金术师公会高级于部,曾经将米狄逼入绝境的强大无比的死灵术士

那个令人望而生畏却又玩世不恭的可怕强者,正是这名银白女子的老师

“凡是违抗老师意志,与帝国作对的人,都得死”

张掖治疗牛皮癣医院
张掖治牛皮鲜好的医院
遵义好的牛皮癣医院
遵义哪家医院治疗牛皮癣
遵义哪家医院治牛皮癣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