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 滁州资讯网 > 时尚

魔装 第九五六章 寻找靠山

发布时间:2019-10-12 22:45:08

魔装 第九五六章 寻找靠山

“别说废话了,快去救人。”苏唐不耐烦的喝道。

那两个中年女人闭上了嘴,起身匆匆向后跑去,年轻人看了一眼,嗫嚅着似乎想说什么,但后院再次传来惨叫声,他急忙转身跑向后院。

苏唐在院中静静的等待着,差不有一个多小时,先是有一缕非常微弱的灵力波动传来,随后又过了几息时间,婴儿的啼哭声突然划破了夜空。

苏唐轻轻吁出一口气,随后那年轻人匆匆跑出来,直接扑倒在地,不停的向苏唐叩头,口中呜咽着:“恩公大德,晚生无以为报,来世哪怕结草衔环,也要……”

“照顾好这个孩子,也就算报答我了。”苏唐截断了那年轻人的话。

这时,一个中年女人从后院走了出来,脸上带着讪笑,偷眼看了看苏唐,随后怯怯的说道:“大人,阿莲的难关算熬过去了,是男孩,母子都还好。”

“你们两个留下来照顾他们母子一个月,务必调养好他们的身体,否则,我绝不饶你们。”苏唐缓缓说道,既然接了他的钱,也就有了因果,如果那两个女子没有按照他的话行事,他是要杀人的。

“明白、明白,请大人放心”那中年女人急忙陪笑道。

“把孩子抱出来让我看看。”苏唐道。

那中年女人走了进去,片刻后,抱着一个婴儿走了出来,她用一个破烂不堪的棉被包裹着婴儿,婴儿看起来很不舒服,哭个不停。

苏唐走上前,轻轻把婴儿的胳膊抽了出来,那婴儿身上已被洗得很于净,苏唐取出一枚纳戒,缓缓戴在那婴儿的无名指上,随后仔细观察着。

纳戒散发出微光,体积在慢慢缩小,最后紧紧套在那婴儿的无名指上。

纳戒认主了,苏唐松了口气,随后飘然而起,掠入上空,闪了一闪,便已消失不见。

他的事情只完成了一半,秀水星君的残魂不知道托生到了什么地方,当初如果没有秀水星君的指点,他不可能拿到七太子睚眦的灵宝,所以不管于情于理,他都要把事情办得周全。

苏唐在城市上空游荡着,速度放得并不快,一边飞一边仔细感应着从周围传来的波动,耳朵也在捕抓着一切能引起他注意的声响。

不知道过了多久,苏唐陡然发现,从侧方的一座大宅中传出了微弱的灵力波动,还有婴儿的啼哭声,他立即折转方向,向那座大宅掠去。

那座宅院占地面积非常大,单单布置着假山、池塘的大院子,便有几十处之多,还有一座座楼宇,显然,住在这里的人是非富即贵的。

苏唐缓缓向着灵力波动传来的方向飘去,突然,从前方的楼宇中传来了狂笑声:“我朱半城已经有了十几个儿子,现在就想要一个女儿,哈哈……老天开眼、老天开眼啊……”

苏唐虚拍一掌,掌风直接把窗户推开,接着他飘入窗内,看到屋中站着一个身材矮胖的中年人,正抱着一个婴儿在放声狂笑,身边有几个侍女,还有几个老婆子,其中一个老婆子低眉顺眼的劝道:“老爷,小声些,莫要吓着孩子

“没事,刚生出来的孩子,你不让她哭几声,难道还能让她笑么?”那胖子咧了咧嘴,随后发觉了什么,猛然转头,看向苏唐这边,那一双小眼睛立即瞪了起来:“你这狂徒抢了我一次还嫌不够?居然抢到我家里了?好胆……来人啊”

苏唐踏前一步,抓住那胖子的胳膊,一把抢下啼哭的婴儿,随后把胖子甩了出去。

那胖子踉踉跄跄退了几步,身形不稳,一下子跌落在地上,痛得连声抽气,这时,几个护卫从外闯了进来,见此情景,立即拔出刀剑,向苏唐冲了过去。

“莫要伤了小姐……”几个老婆子和侍女同时尖叫起来。

“不要伤了我的女儿……”那胖子也在尖叫:“你们别乱来……”

“让开”门外又传来一声大喝:“哪来的狂徒,敢在我莫三箭面前撒野?”

“莫教头来了……”那胖子露出狂喜之色。

“是莫教头,让开让开”几个护卫也叫了起来。

随着话音,几道箭光透过人影之间的缝隙,向苏唐而来。

苏唐根本懒得那些人

,他一直在仔细端详着怀中的婴儿,几道箭光逼近他的身体后,极其诡异的悬停在半空中,一动不动了。

“这……”几个冲近的护卫本来就感到投鼠忌器,看到这种古怪的场面,心中怯怯,不敢妄动。

“咦?”门外传来惊呼声,接着弓弦接连发出爆响,一蓬箭雨怒射而进,分取向苏唐的肩膀、双脚、双腿。

苏唐取出一枚纳戒,轻轻戴在那婴儿的无名指上,射来的箭雨再次悬停在他身前一尺开外的地方。

屋中突然变得鸦雀无声,那胖子脸色已化作铁青色,他本就是城中最有名的豪商,有些眼力,外面的教头接连两次释放攻击,不要说伤到苏唐,连苏唐的身体都没办法逼近,实力相差几何,一目了然。

门外传来慌乱的奔跑声,显然,那莫教头也知道了苏唐的厉害,见势不妙,抛下主家独自逃跑了。

苏唐怀中的婴儿突然停止了啼哭,扬起小手,闪亮的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纳戒。

苏唐露出微笑,随后一抬手,悬停在身前的十几只箭矢陡然向上射起,砰砰砰天花板上出现了一排黑洞,箭矢透过天棚,已穿入高空之中。

几个护卫吓得目瞪口呆,一个个已是不会动了,苏唐抱着婴儿缓步向那胖子走去,那胖子想逃,但又舍不得自己的女儿,想留下,但认识到了苏唐的恐怖,他的身体一直在簌簌发抖。

“给你。”苏唐把婴儿递了过去。

那胖子见苏唐似乎并不想伤害他,胆子大了一些,急忙上前抱起婴儿,随后又点头哈腰的向后退去。

“我给你的玄参还在么?”苏唐突然道。

“在…在”那胖子的表情变得异常怪异,随后怯怯的说道:“大人,那那真的是玄参?”

“废话。”苏唐道:“你明天就把玄参卖了吧,一转手,至少能得十几万倍之利,已经足够了。”

“卖掉?”那胖子的眼珠乱转着,也不知道在打着什么主意。

“如果你留下玄参,只会给你带来血光之灾,那不是你能留的宝物。”苏唐缓缓说道,之前他做交易时,他并不在乎对方的死活,但现在胖子已经成了秀水星君的父亲,他得为秀水星君考虑。

那胖子沉吟了片刻,表情慢慢变得恐慌起来,显然是意识到了其中的危机:“好,大人,我明天就去把玄参给卖掉”

“我给你找个亲家吧。”苏唐突然转移了话题。

“什……什么?”那胖子再次变得呆滞了:“大人,孩子才刚刚出生,找什么亲家?”

苏唐没有理会那胖子,低头思索着,那胖子看起来很有钱,但未必能护得两个孩子成年,如果想真正放下心,还要给他们找个好靠山。

“记着,不要把她的戒指拿下来,否则就是害了她。”苏唐道,随后转过身,从窗口掠出去,掠向远方,剩下一屋子人在面面相觑。

“老爷,刚才那是什么人?”一个护卫低声说道。

“可能是宫内的圣尊。”那胖子长长松了一口气:“太悬了……幸好没有真正得罪他,否则我们这些人一个都活不成”说完,他的视线落在婴儿扬起的小手上,婴儿的无名指处多出了一枚戒指,正闪烁着微光。

苏唐飞掠在空中,他在想着是不是应该找一个小宗门,赐些灵宝,换取一个承诺,就在这时,前方的一个墙角处传来惨呼声:“我是乡医揭了皇榜来给圣上治病的,你们胆敢害我?哎呀……”

苏唐停下身形,有脚步声匆匆远去了,他落下身形,发现一个人倒在血泊之中,身体尚微微搐动着,手里死死抓着一张榜单。

苏唐走上几步,拿起了榜单,上面应该算是一篇寻医启示了,简单概括,就是国主被一条磷蛇所伤,毒性入骨,求名医救治。

苏唐有了主意,飘入半空四下扫视了一圈,随后径直向前方的宫阙掠去。

应该是国主命在旦夕的缘故,宫阙的守备极为森严,三步一岗五步一哨,但这种守备对苏唐而言是形同虚设的,他笔直掠去宫阙深处。

突然,一道道人影从侧方的一座灯火通明的宫阙中掠出,他们并没有发起攻击,也没有阻拦苏唐的意图,只是悬停在那里,用惊骇欲绝的目光看着这边。

自身拥有灵力,才能感应到灵力的震荡,他们能感觉到苏唐逼近,显然都是修行者,只是苏唐的灵力波动太过恐怖了,他们连一丁点反抗的意愿都没有,就像一群囚犯在等待着判决。

总算遇到能交流的人了,苏唐心中有些感叹,他笔直掠过去,视线一转,落在居中的一个修行者身上,轻声道:“国主在哪里?”

荆门治疗白带异常方法
十堰治疗月经不调方法
蚌埠治疗输卵管堵塞方法
荆门治疗白带异常费用
十堰治疗月经不调费用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